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童年记忆之邻家三兄弟
  我家的西院住着三兄弟,我称他们为大叔二叔三叔。三兄弟自幼父母双亡,家境贫寒。
  
  到了适婚年龄,只有二叔娶上了媳妇。大概是因为二叔老实肯干,又有点才艺,会吹笛子弹琵琶,在大队的宣传队担任伴奏,所以娶了一个能说会道,性格开朗的老婆,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我比这位小堂弟大四岁,常常去他家逗他玩。因为没有老人帮忙照看,在实在很忙的情况下,二叔二婶会让我帮忙照看弟弟。当他们从地里干活回来的时候,会给我带来一个又大又红的西红柿。那时的农村见不到苹果桔子,西红柿就是最好的水果,因为能吃上西红柿,每次我都很乐意照看弟弟。一直到现在,我都特别爱吃西红柿,那酸酸甜甜又带沙的味道,实在是任何名贵水果都比不上的。
  
  后来,三叔也结了婚,虽然新娘并不好看,还有点跛脚,但总算有了一个家,三叔很满足。
  
  只有大叔,迟迟讨不到老婆。其实他有一份工作,在公社兽医站当兽医,在当年收入还不错。可是,他爱喝酒,脾气坏,人又邋遢,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大叔因此闷闷不乐,经常借酒浇愁,一喝醉酒,就到两个弟弟家找事,打人、砸东西、发酒疯,直闹得鸡飞狗跳,大人孩子哭成一片。
  
  童年的我看在眼里,很不喜欢这个大叔,对老实巴交,忍气吞声的二叔三叔充满了同情。
  
  一直到大叔三十五六岁的时候,他才在大家的帮助下,娶了外村的一位寡妇,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如今,三位叔叔都已去世。他们每家两个儿子,儿子又给他们添了孙子。
  
  第221章 默认分章[221]童年记忆之哑巴婶子我家的后面住着三奶奶一家,童年的我常常跟着母亲到她家串门。母亲端着鞋筐子,一边纳鞋底一边和三奶奶拉呱,而我则在旁边玩耍。有时玩着玩着饿了,要吃馍,三奶奶就从她家馍筐子里给我掰一块。这时母亲就会责备我“要嘴”,其实要不是真的很饿,我也不愿意啃这又黑又硬的凉馍。
  
  听三奶奶说,三爷爷是个麻子,她不喜欢,烦了一辈子。
  
  三奶奶共有三女一子,三个女儿都已出嫁,最小的儿子嗜酒好赌,还有些结巴,娶了个智障老婆,大家都叫她“哑巴”。
  
  其实,“哑巴”婶子并不哑巴,她只是因为智障,不会和别人交流。她喜欢自言自语,嘿嘿傻笑,别人问她什么,她常常答非所问,驴头不对马嘴,让人哭笑不得。
  
  哑巴婶子不太会做家务,更不会照顾孩子。三奶奶只得颠着小脚忙里忙外,加上儿子不务正业,整天不着家,经常气得三奶奶破口大骂。
  
  哑巴婶子虽然不知做家务,地里的农活样样会干,割草割麦拾棉花,大家干啥她干啥,能挣工分能挣钱,倒也能自食其力。
  
  村民们都说,哑巴多好,只知道吃饭干活睡觉,没有忧愁烦恼,一定能长命百岁。
  
  谁知过了几年,哑巴婶子诉说肚子痛。家人开始没在意,眼看越来越消瘦,去医院一检查,肚子里长满了瘤子。不久,就死去了。留下一对年幼的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