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我的目光穿过三十八年的时光隧道
  母亲在蚌埠住院的时间,大概是1976年的夏末秋初,算起来我只有九岁半,比这张照片早几个月,照片上我们已经穿棉袄了。
  
  父母走了之后 ,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当时家里养了一只老山羊,几只兔子,几只鸡,还有一条大花狗。每天放学后,我先给自己做点饭,然后喂鸡,喂羊,喂兔子,忙得不亦乐乎。有时傍晚还要提着水桶去自留地里浇菜。那时浇菜是土井子,上面用吊杆子打水,很危险,小孩子容易滑掉井里。但是那时候我不知道害怕。后来生产队里的大豆收割完了,我还忙里偷闲挎着篮子去拾豆子。
  
  小小年纪的我,俨然一个家庭主妇,井井有条地打理着家里的一切。没有忧伤,没有烦恼,每天带着大花狗,去喂我的羊,我的鸡,我的兔子,同时期待着母亲病愈归来。
  
  大约两个月之后,父母亲回到了家。他们对我的表现很是惊喜,夸我懂事能干。
  
  这两个月里,我没问同院的奶奶和婶子要过一块馍,没吃她们一口饭。我自己学着和面,贴馍,擀面条,虽然做的不可口,有时甚至难以下咽,但总能填饱肚子。家里的白面我一点没动,留给生病的母亲,自己只吃了红芋面玉米面豆面。秋天干旱,父亲本以为地里的菜都旱死了,没想到依然青青葱葱。老山羊,老母鸡,大白兔,大花狗也都活蹦乱跳。而我的学习成绩还是名列前茅。
  
  依稀看到当年那个小女孩忙碌的身影——初升的太阳照在乡间小路上,女孩背着书包匆匆去上学;中午放学到家,打水,抱柴,烧锅,做饭;烈日当空,拿起镰刀,下地割草,喂羊,喂兔子;夕阳西下,拎起水桶,去地里浇菜;身挎竹篮,俯身捡起地上遗落的豆子……写到这里,我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为当年那个独立坚强的小女孩,为那段逝去的难忘时光。也怀念起了我的老山羊,老母鸡,大白兔,还有那陪伴左右,忠诚可爱的大花狗……第224章 默认分章[224]凡生病住过院的人都知道,医院医师每天对所管的病人都会查房,了解病人思想、病情和生活。对危重病人还会根据其病情需要,随时进行巡视,认真填写病情记录。
  
  妻子属于危重病人,查房不光来了主治医师,更有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科主任都来了。干弟就是科主任,而且享受副院长待遇。
  
  当时我因为钱的问题吹了牛皮,看到这些医师觉得有些羞愧,就站在一旁,如实回答主治医师的问话。
  
  同来的干弟站在一旁极认真听完主管医师报告简要病历和现在病情以及我的回话。忽然他问我:“听口音,你是溆浦人吧。”
  
  我说是的。他就又问我:“你妻子娘家是溆浦哪里?”
  
  我说:“溆浦辖四十二个乡镇,我说了你也不晓得。”
  
  干弟又拿病床前妻子的治疗卡看,接着弯下腰看妻子的脸。妻子的脸除了蜡黄和有些浮肿,大致模样和病前差不多。干弟看完后对我说:“我怎么不晓得?我本来就是溆浦均坪人啊。”
  
  一听他是均坪人,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有些激动说我妻子娘家就是均坪先锋的。
  
  “她是住凉水井上面吗?”
  
  “是啊。你怎么晓得住凉水井上面?”
  
  “哎呀,真是五姐!”
  
  干弟一拍脑门,然后叫我姐夫,然后被人叫去继续查房。
  
  查完房,干弟叫我去他的办公室。他告诉我说他是我岳父母的干儿子,也就是我妻子的干弟弟。然后问我妻子生病的经过和在怀化治疗的情况。我一一告诉了他。他得知我现在除了从计划生育办弄来的五万块钱,再无法筹钱。便问我身上还有多少钱。
  
  我就给他算了笔帐:“本来怀化的医生要我去湘雅三院,我是自做主张来武警医院的,因而只有自掏腰包给他们两千块钱的介绍费。来这里后又买些该买的日用品。医院交了三万七,现在身上不足一万块钱了。”
  
  “姐夫,钱你就不用再操心了。从现在起,你只管伺侯好五姐就是!哦,对了,负责五姐的副主任医师也是溆浦人,他是低庄的。我打过招呼了,五姐病情上如果需要什么,你同他讲就是!”
  
  在怀化,因为血库缺血,医生说我家没有人无偿献过血,妻子当时输的血都是临时匹配的。
  
  干弟说这个不用担心,他去打个招呼,会满足供应的。
  
  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有了干弟,从此妻子的治疗一路绿灯。
  
  听了表弟的叙述,我叹一口气说:“现在难找你干弟这么仁义的人了。”
  
  “是啊,晓得的人都这么说。当时干弟就是认出了五妹,他假装不认识也不为过啊。毕竟二十多年没见过面了呢。”
  
  我得知表弟的干弟也是成了家的,难道他妻子就没有怨言吗?现在的人为了利益可谓是六亲不认啊。
  
  说到表弟的干弟媳妇,表弟不由竖起大拇指说:“要说干弟好,其实是干弟媳妇好!”
  
  表弟媳妇在武警医院住了将一年,吃她干弟的用她干弟的。干弟媳妇得知丈夫的干爹干妈还有干姐姐的女儿在老家没有了生活来源,虽然干姐姐的儿子在外打工,但工资不高,再说年轻人花钱如流水,能糊嘴就烧高香了。那女人就要丈夫打钱给干爹干妈和外甥女生活。表弟阻了几回,干弟媳妇笑着说:“干爹干妈代他受罪,理应孝顺啊。”其实干弟媳妇也是医生,根本不相信认干爹干妈孩子就会好养。她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表弟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