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我只为了满足乐优外孙女儿一个送羊梦
  我在小的时候对于事情就很认真,或者说是小心眼也不算错,这是天生的性格。那还是我五岁之前在磁县住的时候,弟弟还没有出生,只有姐姐和我两个人,自然我们什么都是一样的,一样的祖母、外婆、父母、伯父母和许多亲戚。可是姐姐后来有了一个结拜姐妹,对于结拜姐妹的父母有专门的称谓是老伯老娘,这是我们磁县老家的风俗,别的地方是否有这样的规矩我还真没有考证过。
  我只为了满足乐优外孙女儿一个送羊梦
  于是姐姐就有了老伯老娘,我按规矩则只能称呼大爷和大娘。于是我的心里就有了乐优不平衡,为什么我与姐姐忽然有了区别,我们不是应当什么都一直一样吗?那时我经常跟着姐姐去她的结拜姐妹家里,但就是坚持不喊大娘就喊老娘,小心眼里天真的认为这样就和姐姐找平了。
  我只为了满足乐优外孙女儿一个送羊梦
  再有就是关于送羊。这也是邯郸地区或者冀南平原所特有的一种乐优风俗,即每年到麦收罢了的时候,外婆家要给女儿家未成年的外孙送羊。当然那不是真正的绵羊和山羊,而是用新打下的麦面蒸熟的面羊。家家巧手的外婆或舅妈把面羊捏的活灵活现,再用黑豆红豆装上眼睛,要送的羊也不是一只,而是有大有小,有雌有雄。在那个年代那可是很好的礼物,外婆来送羊的那一天,也一定是每个孩子的快乐节日。
  
  可是我的外婆好像没有给我家送过羊,本来我那时乐优年龄很小,对于许多的事情还是懵懵懂懂,也不太知道什么送羊的规矩。但是有一天我看见外婆从我的家门经过,却是给我的四姨家去送羊。外婆瘦瘦的,眼睛也很不好,很可能没有看见我在路边。这里要说明的是我家和三姨四姨家都住的很近,尤其是四姨家就在我家西面的斜对过,几十步远的路。
  
  这一下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后来当然去问母亲,为什么同样的外婆同样表妹表弟却有的有羊有的没羊?母亲的解释是她们姐妹四个,每家的外孙男女都不少,外婆的家境不好,没有条件给每个女儿家送羊,只有给最小的女儿家表示表示了。再有就是我们家是祖母、大伯母、二伯母和母亲妯娌三人同住,是一个大家庭,外婆来了也不很方便,不像四姨是自己一家人,那样会比较随意的多。
  
  听了母亲的话我虽然有些理解,但心里毕竟还是有些不快,孩子嘛。后来我们迁到乐优王风矿去住,也就更和外婆家的羊离得远了。
  
  转眼间半个世纪的岁月过去,外婆早已作古,母亲和她的姊妹们也都故去了,关于送羊的故事我也早已忘怀。前几天在美容院和家在农村的护理员闲聊,才知道送羊的风俗现在还有,只不过有的人家已经不用自己动手蒸了,届时有作坊可以出售,而且羊也不是单一的面做的,还有所谓的面包羊和蛋糕羊。孩子们无论是蛋糕羊和面包羊一律的不稀罕,只不过是外婆和女儿还有外孙一起聚会的一个日子罢了。
  
  尘封土埋的往事一经钩沉,还真是久久不能平静。今晨醒来我想起幼时的许多经过,还依然历历在目。想着外婆和母亲到我们这一脉相承的骨肉亲情,也想着外婆和母亲这一生所经历的艰难困苦,禁不住泪下潸然。虽然我现在已经十分理解外婆当时的境况,但是我依然想告诉远在天国的老人家——如果有来生再做祖孙,我还是希望看到你挎着竹篮,竹篮上面蒙着一条毛巾,里面装着洁白可爱的一堆面羊,走进我的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