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我的心情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
  我的小姑(之七、倾囊而助)
  
  1981年元月,是阴历猴年的腊月,这时我刚满十四岁。年关将近,远处传来零星的鞭炮声,家家户户开始釆购年货,准备过年。
  
  我和父亲却是愁容满面,一筹莫展,母亲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生命进入了倒计时。整整八年的疾病,已经让这个家庭一贫如洗,债台高筑。
  我的心情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
  这一天,邮递员突然送来一张汇款单,这对我们家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谁会给我们寄钱呢?我接过来一看,是小姑寄来了五块钱。当时的五块钱,大约相当于现在的三四百元。这五块钱,对于别的家庭不算什么,对于我们却是雪中送炭。
  
  小姑家的经济状况并不好,她自己身体有病不能工作,还要常年吃药,三个孩子要吃要穿,两个大的又在上学, 一切的支出都靠姑父那微薄的工资,每月也是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后来,小姑拖着病体在街边摆了一个小小的书摊,出租连环话小人书,每次借阅两分钱。我不知道,这五块钱小姑要挣多少天!
  
  捧着这五块钱的汇款单,我哭了很久,我想快快长大,我要挣钱!挣钱给小姑治病,挣钱为母亲还债,我要和父亲一起,撑起我们这个历经磨难,在风雨中飘摇的家!
  
  再记宝玲写下宝玲的故事,看看今天的孩子这么幸福,想想宝玲的不幸遭遇,我更加为宝玲感到心痛。
  
  我和宝玲有几分相似,在幼儿时期都没有吃过母乳,体质很差。记事以后,经常听大人们说,我那时瘦得皮包骨头,两只小手就像鸡爪,遇到过几次生命危险,幸运的是,我闯过了一道道的鬼门关,坚强地活了下来。
  
  十几年前,我和表弟宝平聊起往事,说到宝玲,他竟然不知道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妹妹!想一想,他那时才两三岁,宝玲又不在家,他当然不记得,后来也没有人告诉过他。当时宝平感慨地说:我妹妹要是还活着,那该多好啊!
  
  宝玲的生命是那么短暂,像流星划过,像昙花一现,生育她的小姑和照料过她的奶奶早已过世,知道她的人也只是在偶尔谈论往事的时候把她的名字一带而过,她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了任何痕迹。
  
  可是,她毕竟真实地来过,给爱她的人留下了一段回忆,一份思念。三十多年后的今天,还有一位姐姐为她潸然泪下,并为她记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宝玲生于1979年,要是她还活着,已经35岁了,早已为人妻,为人母,这样我就多了一个好妹妹,我们可以一起带着孩子买菜做饭,一起逛街买衣服,一起散步聊天,一起出去旅游……要是宝玲还活着,那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