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也许是继承了爸爸家族心灵手巧的遗传基因
看上去并不纤细的俺在针线女红方面还是很有些爱好。今日晨起,想起窗帘需要在长度上处理一下,就登上梯子把窗帘摘了下来。
  
  本想拿到楼下家纺店,整理线头的时候,忽然起了自己手工缝制的心思。这幅窗帘底边七米长,需要拆开重缝而且熨妥当。不过想起自己十五岁就把自己穿小了的红色金丝绒上衣改成时下流行的百褶超短裙,可惜俺因为超前眼光手工制作的裙子一天没穿过而且因为材质很韧被老妈给了亲戚做鞋面,否则留到今天怎么也成了一份纪念。之后在高中我还自己做过棉裤,而现在做得最多的针线活就是每次回老家给妈妈拆洗被褥床单了。
  
  于是这一上午我就认认真真地坐在沙发上,缝着我的七米大家伙,要藏针,才能正反面都好看。好不容易缝好了,还得熨烫,累得俺老腰痛。
  
  之后趁着热乎劲儿,我把牛牛的餐椅垫带子缝好,绑在椅子上的时候刚开始紧了些,却忽然悟到了一件事:夫妻,就像这椅子和带子的捆绑,捆得紧了,就会断了。
  
  想到这,我把带子又松了松。
  
  中午做了锅塌豆腐和羊肉丸萝卜丝汤锅炉正忙的时候,琪琪回来了,表情很古怪,之后说了一件糗事。
  
  昨天晚上回家家庭作业已经完成,于是做了些我留的数学和英语,又弹了一阵《Dance Rehearsal》,一夜无话。
  
  老师收了作业,其中有一份卷子,跟以往的单面卷子很类似,琪琪只做了一面,结果悲催的是,反面有题,俺家马大哈于是被罚到走廊补作业。
  
  杨子琪和王曼达同学犯的是同一个弱智的错误,而李金陆同学就更帅了,压根没带。不同的是,王同学顺手牵出去一份现成的试卷开始抄,杨同学自己十分钟做完,而小李同学就补起来没个头了!
  
  琪琪很沮丧,一个劲高叫自己愚蠢马虎……等等。我首先指出她马虎的危害性,其次告诉她正好以此为戒力求培养务实谨慎的学风。
  
  琪琪的午饭照例吃得很香,但她还是继续躺在床上大呼小叫。要休息了,她还是不得消停,于是我送给她一声狮子吼:“是不是犯错误没挨训有点痒痒?再吵,家法伺候!”
  
  于是,这里的中午静悄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