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一种令人闻之色变的疾病
 
  1977年,表弟宝平出生。同年,我的爷爷因肺结核去世,小姑带着几个月大的宝平回家奔丧,可怕的是,小姑这时也已经染上了。
  
  那个年代,治疗肺结核没有特效药,属于不治之症,又被称为“痨病”,是一种慢性传染病。
  
  小姑这次回家,她的生活用品都与我们的分开,筷子用一根线绳拴在一起,碗也做了记号。父亲知道我和小姑亲,嘱咐我不要离小姑太近,以防传染。  此时的小姑身体已大不如从前,她面色潮红,微微驼背,走一段路就气喘吁吁,赶一趟集要歇上好几次,而且频繁咳嗽,吐痰也很厉害。
  一种令人闻之色变的疾病
  我放学后会帮小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带带表弟。宝平已没有了宝杰的结实健壮,他很瘦,偶尔咳嗽,有轻微的气管炎。
  一种令人闻之色变的疾病
  我多么想扑进小姑的怀里,像儿时那样和她亲近,可是我不能,我只能隔着一段距离,默默地看着她……的小姑(之五、快乐时光)
  
  小姑和两个表弟的到来,让我欣喜不已,我没有兄弟姐妹,对这两个表弟格外喜欢。他也很快和二叔的儿子成为了好朋友,两人一起上树掏鸟,下河捉虾,还去地里摸西瓜。
  
  对于十个月大的宝杰,我就更喜爱了。你看,他圆溜溜的眼睛,胖乎乎的脸蛋,莲藕般的小胳膊小腿儿,着实惹人疼爱。可是我人小力薄,抱起他来有点吃力,有一次还把他摔到了地上,疼得他哇哇大哭。于是,父亲找来木头,做了个简易的小推车,我每天推着宝杰,走东家串西家,玩得好不开心!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姑父来接小姑回家,我们依依不舍地送别了小姑,火车开动了,我忍不住跟着火车跑了起来……接下来,几乎每天晚上我都重复着同一梦境:我翻山越岭,长途跋涉,有时甚至要穿过日本鬼子的封锁线,走啊走啊,走得口干舌燥,走得腰酸背疼,却怎么也找不到小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