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五弟媳妇那个近乎癫狂的样子
  看到五弟一声不响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连过路的人都看不下去了,说这样的女人就是欠打!侄女那天放假在家,很替父亲不平。不过还没开口,就被刚刚从溪边回来的母亲骂了个狗血淋头:“我拿钱供你读书,你却装模作样,以为我看不出不是?”
  
  最难过的要数姨奶奶的孙女丽群,自己一句牢骚竟惹出了这么大个麻烦来。她忍不住说话了:“姐,闹够了吧。你看看你都闹成什么样子了。再看看姐夫,一直默不作声,这样好的男人,你该好好珍惜才是!”
  
  五弟媳妇立刻将矛头指向丽群:“就是你这个婊子婆,惹祸精……”
  
  五弟知道妻子性格怪异,且脾气上不稳定,平时有人开自己玩笑,他都要看看妻子的脸色。怕无意间得罪她,倘若不注意惹她不高兴,又会闹得鸡犬不宁,怎么道歉也无济于事。就算有人出来劝说,她也会死缠烂打不放。但此时五弟看妻子对着丽群秽言污语就不能不说话了:“我俩的事,别扯着丽群好吗?”
  
  “你这么护着她,是不是背着我,俩个人上过床了?”
  
  侄女本来就有一肚子的火,只是碍于有外人在场才不发作,这时看母亲嘴里失了控制,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轻轻说:“你简直成了疯狗!”
  
  五弟媳妇真的失了控,连女儿的感受也不顾及,开口就骂婊子,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同你爹是一路货色!”
  
  “爸爸是什么货色?你想想他哪一点不值得你尊重?我看你俩最好是分开过一段日子。”当时侄女只想让父母分开过一段时日,还没有想让他们离婚。五弟媳妇更是怒不可遏:“好!好!好!你父女俩个都容不得我。我走!我走!”
  
  次日,五弟媳妇真的收拾了东西同人外出打工去了。直到年底才回温溪口。
  
  五弟媳妇一回到家,放下背包,就问在外面正同病人说话的女邻居有空没有。
  
  “怎么?”女邻居也喜欢打牌,以为五弟媳妇要邀自己去茶馆。
  
  “不是。你要有空,将我屋里的衣服被子蚊帐洗一洗。”
  
  “呵呵,你自己回家了呀。”
  
  “又不叫你白干,我开工资!”
  
  五弟一听,悄悄对侄女说:“看来你妈妈这回是挣了不少的钱了……”
  
  侄女说:“我不在乎她挣钱。主要是让她冷静一段时日,将那个暴躁的脾气改一改,才会有个温馨的家。”
  
  但很快父子俩就发现这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五弟媳妇看女邻居去溪里洗衣服去了,就朝五弟喊:“舒老五,我打牌去了,等会儿五妹回来,你给她结了工资!”五妹就是邻居女人的名字。
  
  侄女说:“你叫人洗衣服,怎么叫爸爸结工资?你的钱呢?”
  
  “你爸不结哪个结?我又没钱!”
  
  “那你一年的工资呢?”
  
  “什么工资?我一年都没有找到工作哪里来的工资?要不是我带着现成的卡去的,恐怕早就饿死了,你也早就没有了娘了。”
  
  问一问,才晓得,五弟媳妇外出一年,居然花掉了从家里带去的八万块钱!
  
  侄女这次无论如何要父亲同这个败家的女人离婚。还问我要主意。
  
  我曾问五弟,说你是学过中医的,中医把脉能确定一个人性情的急躁柔缓。中医也可以从头面五官望诊端模出一个人大慨的性格和贤愚。我问他当时就没注意过他妻子的这些体征吗?
  
  五弟叹一口气说他是鬼摸脑壳。在溆浦鬼摸脑壳的意思是被鬼迷惑不自觉地做了原先没想要做的事。我并不赞同五弟的说法:“你同她姐姐谈恋爱,对她应该是了解的,不要用鬼摸脑壳来推卸你的责任。”
  
  五弟说他第一眼就看出他的妻子是一个比较以自我为中心,只会考虑自己的利益的人。也知道这种眉毛不过眼的人性格属于激情型的,难免急躁:“只是她姐姐同我有了误会,我想叫她从中帮我去做调和,哪想到她姐姐的误会其实是她策划的。”
  
  这时我才知道五弟与姐姐恋爱同妹妹结婚是怎么回事。
  
  五弟妻子的姐姐只是小学文化程度,她喜欢五弟,五弟也喜欢她。她也曾担心自己没文化,五弟认为家庭妇女只要能勤俭持家就行。
  
  就这样,两人一有空就去溪边散步。在月亮的夜晚,在幽静的水潭边做他们喜欢做的游戏。那时五弟洒脱,当然女孩也不忸怩。
  
  一日黄昏,女孩来邀五弟去蛤蟆洞,五弟说他去不成,有接种花名册要造。女孩说她妹妹放假了:“叫她给你做?”
  
  造个花名册对于一个高中生自然不是难事,五弟略做说明,她妹妹就动笔了。
  
  当晚妹妹回家问姐姐,可曾给我五弟写过书信。姐姐说:“你又不是不晓得,我没读多少书,哪里会写信?”
  
  妹妹说:“我在舒老五枕头下发现两封没有署名的情书。”
  
  姐姐不信。妹妹就叫她别惊动五弟,悄悄去取了书信来,说:“我将信的内容读给你听,看你个潮货,人家卖了你都不晓得!”
  
  有书信为证,姐姐选择了相信。一个人蒙着被子哭了一夜,次日天才麻麻亮就去五弟诊所,将五弟送给她的东西一件不落退还五弟。
  
  “这是我的心意啊。”五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语气诚恳说。姐姐也没多说什么,只说她左思右想觉得两人早一点断了好。说完就走了。
  
  五弟呆在门口,傻傻望着姐姐远去的背影。一个来找五弟看病的老人,虽然不曾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人老成精,看情形就猜出了名堂。他叫五弟:“你追过去问问,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五弟听到这句话,惊醒了过来,匆匆去追。天还没完全亮明朗,早晨的温溪口显得特别安静,一路上五弟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但到拐角处,他愣住了。姐姐蹲在哪里哭泣。
  
  听到脚步声,姐姐抹掉眼泪,看到是五弟,突然起身飞跑。
  
  唯一的解释是有了误会。至于是什么误会,五弟只能叫她妹妹去问。
  
  妹妹看事情朝自己预料的发展,更把姐姐的想法告诉五弟:“姐姐愿意促成我俩,说我有文化,能帮得上你……”
  
  这话五弟相信,同姐姐相处三年,姐姐处处为他着想。但这是感情啊。
  
  “就因为姐姐爱你才为你着想……”
  
  五弟要当面问清楚,但姐姐却不给他机会。半年后,她嫁给了一个烧炭的。
  
  姐姐嫁后半年,五弟也举行了婚礼。到这时,姐姐才恍然大悟:“那情书是你写的吧。”
  
  妹妹却把责任往姐姐头上推:“是你叫我给他造花名册。你晓得吗,他那天晚上回来就睡了我。没办法,我只得和他商量用情书让你退出。”
  
  姐姐摇摇头:“我一直以为舒老五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原来他人面曽心!”
  
  从此,这个姐姐不认五弟这个妹夫。虽然后来她晓得情书的事五弟不知情,是妹妹的问题。但她始终认为五弟当晚睡她妹妹是事实。
  
  后来真相浮了出来,都认为是五弟媳妇心机深。这一点五弟和我一家人都不认同,五弟媳妇只是脾气上不稳定,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物,容易出现暴躁的情绪。但要是我的家族成员遇上什么事需要帮助的,她可以倾其所有。父母上了年纪,时常会出现三病两痛,他们首先告诉五弟,一来五弟是医生,需不需要做理化检测,五弟心中有数。要检测自然由熟悉医院操作的五弟陪伴。便是不需要检测,也由五弟送药回家。五弟既要花钱,还耽误功夫。五弟媳妇从来没有怨言。便是人怂恿:“父母又不是你舒老五一个人的父母,怎么也得叫其他兄弟管一管。”五弟媳妇说:“孝顺老人是应当的,不必分得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