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高烧的病人是无法感知外界信息及发出信息
  二一八来看过六弟的人,没有一个不背着六弟摇头对我说:“你是医生,又早就晓得是这种结果,那么当初极力去救他有什么意义?他这个样子受罪不说,他妻子更是造孽。”
  
  我说我曾将这种结果说给六弟媳妇听,也告诉了侄女,只是没有直接要她们放弃治疗,而是说如果是我,大可以不必治疗。但六弟媳妇和侄女却一定要坚持医治,我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其实我曾打电话给父亲,告诉他救治六弟没有任何意义。父亲开始反对,说我心狠,说六弟是我兄弟,说:“你就忍心看着他这么死去么?”其实我看六弟昏迷不醒,心里也痛,不过我认为人活着就要活得有质量,我对父亲说:“你是医生,深知一个长期瘫痪在床的人,对家庭意味着什么?”父亲“嗯嗯”两声,显然同意我的看法。
  
  说起来也怪,六弟昏迷期间,医生一天都说好几次要我们心里有准备:“这么高烧不退,莫说他是颅腔出血开颅的病人,便是一个平常感冒恐怕也会使代谢加快,耗氧量增加,脂肪代谢发生紊乱而出现意外。”意思很明显,六弟的高烧不退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不想二十四天后六弟烧退了下来,人也醒了。
  
  侄女最先发现六弟睁开了眼睛,可惜看不出一个活人的表情。
  
  侄女问:“爸,您认得我吗?”
  高烧的病人是无法感知外界信息及发出信息
  六弟没有反应。
  
  六弟媳妇早喊来了医生。医生看侄女一直的呼唤,便说病人刚刚苏醒,是无法与外界发生沟通。
  
  侄女不信,她说她抓着她爸爸的左手,感觉那只手动了动。
  
  医生说刚苏醒的病人可以发出肢体活动或者痛苦表情、或躲避回应,但对语言这类的高级神经活动基本上是没有的。
  
  六弟媳妇凑近,问了声六弟可认得?六弟的眼珠子转了转,竟有了笑容。侄女马上告诉医生说她爸爸笑了。
  
  医生却说昏迷二十多天的开颅手术病人一醒来就笑,恐怕不是好事,可能意味着回光返照。
  
  都知道生命的旅程即将终止时,人体会调动机体内的潜能进行垂死期的最后抗争便是回光返照。从医学角度说是储存于细胞内尚未消耗殆尽的化学能量三磷酸腺苷迅速变成二磷酸腺苷,从而一下子释放出大量能量,供给各器官组织,使病人原先一些缺乏正常供血的重要器官,突然趋于正常供血,骤然获得正常血液循环带来的较为充足的供氧和营养物质。结果是病人顿时神志清楚、情绪兴奋、记忆恢复、能够交谈、手脚能动、口能吞咽、面色泛红,有的病人还能趁此机会留下遗嘱,与守候一旁的亲人诀别等等。当然这些只有数小时的光景,最长也不超过一两天。当机体内残存的化学能量集中释放后,病人的生命之旅也就结束了。所以说回光返照现象的实质是死亡的先兆。
  
  六弟媳妇和侄女听了顿时痛哭。我虽然难过但没有哭,注意看着六弟。
  
  六弟并不是回光返照,而是真正苏醒了过来。
  
  按医学解释,昏迷是无法与外界发生沟通,也无法感知外界的信息及发出信息的。因而六弟昏迷期间我在他病床前说话也就毫不避讳,何况他还是深昏迷呢。但从六弟清醒后对我的神态来看,我分明感觉得到他在昏迷时是听懂了我说的话的。再后来我问他,他确实十分憎恨我说那句无质量地活着不如死了的好。
  
  开初六弟媳妇和侄女不这么认为,她们认为那是六弟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没有认出我来罢了。我当然知道她们母女的用意,便笑笑说你们不用掩饰,如果他能恢复到病前智力,估计听了我的剖析便不会再有反感,只是在病中他一时无法接受罢了。
  高烧的病人是无法感知外界信息及发出信息
  医生更不这么认为,前面我说过,他说那是六弟回光返照。而我至所以不认同医生的说法,是我看到六弟媳妇和侄女的大哭让六弟的眼角有泪。我凑近六弟问他可认得我,他的眼睛直直的,一点反应都不给我。我就叫侄女再叫她的爸爸看是什么反应。侄女擦掉泪水,俯身问:“爸爸,您要是认得出我来,就再笑笑。”六弟僵硬的脸上再一次挤出笑来,虽然看上去象哭。但足以说明六弟的确是清醒了。
  
  清醒过来的六弟基本上处于睡眠状态,但只要有人呼唤,他就会睁开眼睛,且痴痴地望着来人。许久许久之后,他才会露出哭似的微笑。侄女问:“您认出是谁了是吗。”六弟的嘴角动了动,就是发不出声音。侄女对来人解释,说是她爸爸认出了叔叔或是伯伯。
  
  “不是吧,没看出他的反应啊。”
  
  不是至亲的人自然不会注意到那么细微表情的。侄女则每天都记录着她父亲的动作变化,很清楚六弟所表达的意思,她说:“我爸不光认出了您,且对您有着好的印象哩。”
  
  “怎么说?”
  
  “您是没看到他看我二伯伯时的表情,那眼睛一睁,看是他二哥,眼睛一闭。任你呼唤他再也不予理睬。”通过无数次六弟对我的态度,六弟媳妇和侄女知道六弟确实憎恨我说的那句话。六弟直到康复训练的时候,才明白我的用心。
  
  六弟开颅手术的后遗症属皮质性偏瘫,上肢瘫痪明显,远端为著。按皮质性偏瘫,那么他的浅层感觉即触觉、温痛觉正常,而有障碍的则是实体觉、位置觉和两点辨别觉。
  高烧的病人是无法感知外界信息及发出信息
  既然触觉温痛觉正常,六弟康复训练起来自然会感到十分的痛苦,他常常吡着牙不肯上训练机。我说:“你还有儿子要读书,女儿自己有家庭。不康复,这个家就散了。”这时的六弟觉得自己活着是拖累。
  
  要说右侧皮质性偏瘫伴有失语、失用、失认等症状。而六弟当时的失认并不象现在这么严重,现在他除了妻子儿女,几乎认不出我和七弟了,更不能区别男人女人。现在说他死了的好,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康复训练时他痛苦,我同他剖析无质量活着毫无意义,他点头承认。也是从那时起,他对我又恢复了当初的尊重。
  
  我说:“当初你昏迷时就死了,应该不痛苦吧。”
  
  六弟点头。
  
  “现在的你是既痛苦,对家庭又是个拖累。但要让你死,恐怕又纠结吧。”
  
  六弟一连地点头。
  
  “你这会儿理解我当初为什么要求要放弃对你的治疗吧。”
  
  六弟确实想通了,我玩笑说:“你想通了,我弄点老鼠药毒死你可好?”
  
  六弟居然点头。我想他这时应该是想用尽快地死亡来解脱痛苦人生吧。但毕竟他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我没权利剥夺。
推荐消息